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4.幽灵列车
字体设置
    <!--go-->

    我:“不了,谢谢。”

    ‘裂创’正在吸收盾波迪尔身上的火焰,我一时半会儿不能把它拔出来。

    而且人鱼比小喵还丑真以为我不知道吗?我在书上都看过,人鱼的整张脸,嘴闭上的时候是一条线,嘴张开的时候,脸的面积能扩大一倍。而且那眼珠子大的,鸡蛋大小的眼球,望天,在图片上看着还行,现实里,那是真吓精灵。

    虽然人鱼身材确实很曼妙,但是也掩盖不了她们海产品的鱼腥味啊,而且身上还有黏液,非常湿滑,我可不敢体验。我养只猫就够难的了,养鱼就算了。

    拿出一些功勋,分给来帮忙的那些人。虽然人头是我拿的,但是他们出了不少力,还有些人负伤了。应该补偿一些的。

    最重要的是,我的功勋很多可能兑换不了了,不如分出去。怎么说呢,比如说你有一万金币,可以达成一个成就“万元户”。我的“天界英雄”,就算这样的称号。

    而如果我想兑换什么东西,总是会排队排到最后,优先给功勋少的人先换。比较谁都没我的功勋多。

    所以我现在的场面就很尴尬,有钱,没地方花。

    “大人!大人!又又又不好了!”

    又什么事?这个贝伦,一天天的,不给我报点好事!

    “大人,前方起雾了!”

    “起雾?起雾怎么了?”

    “诶呀大人啊,你不是天界人,不知道这黄昏之海上的传说。”

    传说!我闻到了传说装备的气息!

    贝伦接着说:“在这片大海上,有一个恐怖的传说,关于幽灵船的,现在叫幽灵列车。大人你听我说啊,这个故事挺长的。”

    我:“你说啊,我听着呢?”

    贝伦:“是这样的,我们海港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马上要下雨了,请驻留在外面的客人赶紧回到车厢内,以免被雨淋湿……’

    车上,列车长的广播正一遍遍地重复着。

    可是旅客们却毫不在意,依然在车外尽情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旅客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有的谈天,有的喝酒,

    父母们时不时地望向一旁玩耍的孩子,脸上洋溢着慈爱的笑容……

    糟糕的天气似乎影响不了他们的心情,列车上依然充满欢声笑语。

    直到……一声尖叫响起。

    ‘幽……幽灵……!!’

    尖叫声中充满恐惧和绝望……

    顿时,旅客间沸腾了。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大家纷纷向列车尾部涌去……

    但是,很快他们发现这并不是玩笑,

    车里真的有恶灵,而且那些恶灵正以极快的速度向他们靠近。

    他们开始尖叫着向车头逃窜。

    列车瞬间陷入了一片混乱。

    但这场混乱并没有持续多久。

    很快,恶灵经过的地方,只剩下一具具没有灵魂的肉体在蠕动……

    渐渐的,整列车上只剩下恶灵的气息。

    在一片沉寂的气氛中,有一个身影悄然靠近,

    他的手上挂满了旅客的灵魂,

    他的笑容诡异而邪恶,

    他就是这辆幽灵列车的新主人!

    天空依然阴沉沉的,但车上的欢笑声已成为过去的回忆。

    如今,只剩下悲伤的灵魂之歌在车厢内久久回荡……

    而新的主人正引领着这辆载满幽灵的列车驶向下一站——地狱……

    大人,你明白吗?我们很危险啊!”

    我:“问题不大,不要慌。区区恶灵,交给我了。”

    我反身攀上车顶,看着前方的迷雾,冲了进去。

    区区恶灵,难道还有物理攻击?如果没有那就等死吧!

    我进入迷雾,天空似乎变得黑暗了。等等,我似乎有点膨胀了,要不然回去多叫几个人一起来吧?

    我转身,身后哪还有列车啊?只是黑色的一望无际的海水,以及低矮的车顶护栏。我特么不应该这么莽的。

    “欢迎来到幽灵列车!”

    既然不能后退,我还是转身向前吧,我看向前方,这节车厢的顶上是四个木偶人。一个手持短剑,一个拿东方棍,一个背负战斧,一个手上缠绕鞭子?鞭子是个什么职业?

    下一节车厢被迷雾笼罩,看不清楚都有什么。算了,别管下一节了,说不定我就要死这了呢。看武器就知道没几个是魔法攻击的,这可不好办啊。

    等一下,幽灵列车?我能不能直接破坏这车?我拿出电锯,开始锯这个顶上平台的甲板,“滋滋吱吱吱”!

    刚锯出一个缝隙,里面有许多迷雾喷涌而出。迷雾中带着几乎实质化的恶意和怨念!是诅咒!但是对我没用啊。

    还好就我自己来了,小喵也没有放出来,不然就坑队友了。

    那四个木偶傀儡人,似乎对着迷雾也很忌惮。手拿东方棍的木偶人放出念气罩容纳他们四个,阻挡迷雾。

    啊哈!不是散打柔道啊,居然是个气功师,这可算你栽我手里了。

    收回电锯,换成‘裂创’。原力汇聚到刀身,“三绝斩!”

    三道剑气飘逸而出,将念气罩打破。四个木偶人的头部,肉眼可见的变红了,似乎充满了痛苦和破坏一切的欲望。

    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刚登上幽灵列车的时候,四个木偶傀儡人看向我,充满了怨念,是那种亡灵对生者的“羡慕使我因式分解,嫉妒使我质壁分离”的那种羡慕嫉妒恨!恨不得杀我而后快。

    准确的说,那名背负战斧的家伙,已经向我冲来了。结果我砍破了甲板,释放出一些黑色怨气,那名背负战斧的木偶傀儡人又退回去了。

    至于现在,我打破了他们的念气罩之后,他们双眼通红,充满了破坏一切的欲望。至于我是怎么看出来的,因为他们四个已经打起来了。

    “哦,首先是背负战斧的那名木偶人,用战斧将拿短剑的木偶人打飞,他用的技能应该是,哦是‘星落打’,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名木偶人周身的气旋,那必然是‘星落打’无疑了。拿短剑的木偶人会怎样呢?会不会被一击必杀?

    哦,我们看到手持东方棍的木偶人出手了,他竟然是一名气功师。一发螺旋念气场,直击战斧木偶人的后腰,多么卑劣的肾击者啊!一击螺旋念气场,打的战斧木偶人碎屑纷飞。

    就在这时,长鞭木偶人也出手了,他挥鞭横扫。这横扫不是剑士系的‘拔刀斩’,也不是驱魔师的‘疾风打’。再联想到,召唤兽有一个技能,名为‘鞭挞’,那么这名长鞭木偶人的职业也可以确定了,他是没有召唤兽的召唤师!

    而他使用的技能,是战斗法师的‘碎霸’技能!好,我们看这一‘碎霸’的效果,完美!在短剑木偶人落下的一瞬间,长鞭木偶人一记‘碎霸’横扫,其余三个皆被命中。

    不过‘碎霸’的攻击范围虽然大,威力却不强,显然没有给其他三位造成什么损伤。这下子仇恨却是拉稳了。究竟是不是这位长鞭木偶人先出局,我们拭目以待。

    好!我们看到战斧木偶人站起来,跑动,跳起。同时战斧往下砸,是‘落凤锤’!按这个高度和下落位置,这记‘落凤锤’必然能波及其他三个木偶人。

    哦!就在战斧木偶人落下之前,地面上出现一片冰晶,是冰阵,‘冰霜之萨亚’!那个短剑木偶人居然暗搓搓的爬在地面上放鬼阵,真是剑系之耻啊!

    好!东方棍木偶人再次出手,目标依然是战斧木偶人,使用的技能依然是‘螺旋念气场’!他不需要冷却的吗?很可惜,虽然这招很强,但战斧木偶人的‘落凤锤’犹如千钧落地之势,不可动摇!

    长鞭木偶人也没有闲着,他挥鞭前出,正中战斧木偶人。哦,发生了什么?战斧木偶人粉身碎骨了,战斧落到了地上,‘落凤锤’却没能落下。等等!情况不对。那股因为我破坏了甲板而放出的黑烟怨念,卷起了战斧木偶人的残骸和战斧,飞到了长鞭木偶人的身上。

    长鞭木偶人头上似乎又长出两只眼睛,红芒更盛;两臂之下,又长出两臂,手持战斧。彼其娘之,他们杀了对方之后会合体?而且那黑色怨气也融进去一部分,根据质量守恒,四合一肯定比四个加起来还要强啊。

    夭寿!不能让他们再打下去了,现在还能打一打。再解说下去,等他们真的四合一了,我就死定了。哦豁,凉凉!

    就在我冲上前,打算与他们一战的时候,二合一木偶人挥鞭将短剑木偶人和东方棍木偶人捆到一起,然后挥斧将他们俩砍掉了。

    那股黑色怨念再次出现,卷起残骸和短剑、东方棍,与二合一木偶人融到一起。变成了一个八眼八臂的怪物。难道他的本体是蜘蛛吗?

    哈!这就是强者的气息吗?威压几乎凝成实质,吓得我不敢向前。等等,地面上那是什么?

    一朵金色的莲花?如金如玉,栩栩如生。这彼其娘之是气功师的觉醒技‘千莲怒放’?夭寿了!快退啊!

    ‘流星落’我化身为剑,飞逃天空。哦,天空上那是什么?有许多长条型石板正在下落,这?‘死亡墓碑’?

    ……

    场面一度混乱,等我从空中下来,就只有满地残骸和四把武器,以及被我随手拍散的旋风。

    根据刚才看到的可以推测,东方棍木偶人死亡后留下的‘千莲怒放’和短剑木偶人死亡留下的‘死亡墓碑’,干掉了或者重伤了四合一木偶人。然后被我的‘流星落’收了人头。

    然后四合一木偶人死亡留下的旋风,被我随手拍散了。

    这……

    ”

    总之,下一辆车厢的迷雾已经散去了,只看到他们上面影影绰绰的,不知道有些什么东西。

    我捡起四个木偶人的武器,和四本书,四枚戒指,朝下一个车厢走去。拿出电锯,既然甲板下面的黑气怨念能让她们自相残杀,那我这次不去接说,等着补刀好了。

    来到下一个甲板,上面上许多黑色的美人鱼,皆手持双刀,眼睛通红?红又怎样?你还能用出来‘崩山裂地斩’?

    刚走到甲板上,我一句话不说,就开始锯甲板。有黑色怨念烟气从裂缝里出现,还是对我无效。不过那些黑色人鱼似乎很怕这些烟气,刚才都冲上来包围我了,现在纷纷退到小角落里了。

    也有一些人鱼似乎想要逃往下一节车厢,但是被黑雾阻拦,不能通过。不多时,黑色人鱼被黑色怨念侵染,眼中红色跟异界的红灯似的,互相砍了起来。

    是我收人头的时候了,我收回电锯,换上‘裂创’,就远程发剑气,不靠近。看到哪个人鱼快死了,一道剑气飘出,人鱼头滚滚。

    就在死的只剩下一只人鱼的时候,那黑色怨念突然卷起甲板上所以的人鱼残肢,同时席卷了那根黑色人鱼独苗苗。望天,夭寿!

    原本人鱼体长两米五,但是一部分尾巴要触地,实际身高只有一米六七左右。现在这只黑色人鱼,身高就有五米,算上尾巴有十多米长。(身高越高,在地面上用于支撑身体的尾巴就需要越长。)

    这还打个鬼啊,黑色人鱼胳膊两米多,手中拿着的刀,比我的巨剑电锯还大。等等,两米多加两米多,如果她是纯粹的物理攻击,那么攻击距离也就五米左右。而我的‘拔刀斩’现在有了‘七伤剑’的增幅,剑气圈半径似乎要比她的攻击范围大。

    可是她没有神智,现在双眼的明亮程度,必然是陷入了不死不休的程度,强行震慑心神的觉醒技‘暴风式’估计都拦不下她。万一‘拔刀斩’没有砍死她,她扛着攻击过来砍我,我岂不是死定了?

    管他呢?反正不用这招也会被砍死的啊!收起‘裂创’换‘七伤’,横剑在身侧,蓄力‘拔刀斩’!‘破空拔刀斩’!‘拔刀斩’!

    拔刀三连!

    暴走黑色人鱼果然没有脑壳,只是一味的向前冲,要砍死我这个‘活物’。被我连斩三次,拦腰斩断,还在不断扭曲着向前,想要砍我。

    虽然她的身体变成两节,但两节都没有死亡,还在不断扭曲。尤其是上半身,以手抓地也有向我靠近!我岂会给你这个机会?太天真了。换‘裂创’,趁你不能动,拿刀放火烧死你!

    一把火尽,只落个黑漆漆甲板真干净。得到长刀两把,继续向前。下一个车厢的黑色迷雾已经散开了。

    这个甲板上,是一群手持盾牌的黑色壮汉。还是老方法,破开甲板,让他们自相残杀。可是,这个场面着实有些怪异了啊。

    盾牌人们两两对撞,可是他们的正面防御力高到令人发指,攻击力又低到不忍直视!结果就是我都在这躺了几个小时了,盾牌人们无一死伤。之前使用拔刀斩的伤势都恢复了,他们却连个火星都擦不出来。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拿出两把‘齿之利’(戮蛊牙齿做成的匕首,艾米给起的名字。)对着其中两个盾牌人的后脑勺,捅了个对穿。

    是的,经过我的不断测试,盾牌人正面防御力,伤害几乎能减免95%。而来自背后的攻击,伤害要加两成,就是这么脆。

    如此捅了几次,得到盾牌*8。哈,这次我学聪明了,每捅死两个盾牌人,就把他们的盾牌收起来,把尸体搜刮干净扔海里去。虽然他们身上什么都没有,裤兜比脸都干净。

    话说回来,我现在还在海上啊?这是哪啊?到西部了吗?

    前往下一个车厢,看来不杀穿他们,是不会让我下船的。下一个是哪呢?哦,前面出现一个鬼影?是一个穿着黑色船长制服的列车员。等等,平顶帽?他是列车长?

    我:“喂,你是这的老大吗?”

    “时候到了……”

    什么时候,你丫在说什么东西?嗯?什么玩意儿?

    我一锯破开甲板,黑色的怨念气息袭击了我。无效,又转而去袭击这个穿着列车长制服的黑色幽灵鬼魂。

    黑色幽灵双眼变得通红,他举起双手,做出撕裂自己的样子,他真的撕裂了自己!一个凝实但小一点的他,和一个虚幻但大小和原本相似的他。而后虚幻的他举起手,小一号的黑影向我扑来,同时地面上出现一个血色法阵。

    哈?就这?魔法师?

    我一巴掌过去,把那个小一号的鬼影拍散。

    然后散开的鬼影吸收黑色怨念,变成了三个小一两号的鬼影!

    这,别人那都是聚合,到你这是分散?继续分,我看你能分到什么程度。

    根据生命论,即使是灵体生物,也需要有一定质量或能量的身体构造。质量或能量过少,将不能构成生命。

    也就是说,你掉了块皮,并不能长出新的你。

    我挥剑就斩,三个小两号的幽灵,被我斩成九个小三号的幽灵。

    哎呀我这暴脾气。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了!不过我的蓝为什么用的这么快?我脚下这个会移动的血色法阵有问题?

    拔刀斩!不能再墨迹时间了,将九个小三号的幽灵一扫而空,我‘破军斩龙击’突袭到虚幻的幽灵面前,连斩!

    ‘幻影剑舞!’

    虚幻幽灵身死,什么都没有留下。

    奇了怪了?怎么他就不掉落东西呢?

    下一个,还有谁?

    下一节车厢,是一群幽魂。这个没什么好说的,幽魂都是魔法攻击,能量生物,根本奈何不得我。

    我抬手就能驱散的。但是刚才大战一场,而这边的怪物不杀干净,下一个车厢的迷雾就不会散去。

    所以我拿出一些缚魂丝,将这些幽魂捆到一起。在旁边甲板上打了个地铺睡一觉。醒来后又吃了顿红烧牛肉味的方便面。生活,就应该过的舒坦一些。

    一剑砍了那些幽魂,我出发前往下一个车厢。

    这个车厢的敌人,是一个人类?他戴着沙漠地区的人为了防晒戴的那种头巾,不过是黑色的;然后还有黑色的围巾遮盖面部。身上穿着黑色的长风衣,露出脚的那种,脚上没穿鞋。

    我:“我说,你会说话吗?”

    显然不能,那个怪人召唤出一群乌鸦攻击我。居然还是实体攻击,难道是个召唤师?

    我不理乌鸦,向他逼近。他反手召唤出几具棺材,从里面出来一些木偶人。就是我在第一个车厢遇到的那些。

    不过这些木偶人,都没有武器的样子,那就不用想着无限刷武器的事了,解决召唤师吧。木偶人也是召唤兽,和乌鸦一样。

    “既然你不说话,那就算了,走好!”

    拔刀斩!破空拔刀斩!拔刀斩!

    奇怪的黑色风衣人,身死。华为飞灰四散,咦,有东西掉落啊!这个奇怪家伙的破风衣溜了下来。看材质,应该是布甲,没什么用。

    呦西,下一个车厢,出发。

    我来到这节车厢,应该是最后一个了。下节没有了,看到车头了。而且,驾驶海上列车的操作杆,就在车头。

    “吼!”

    一个巨大的怪物突然出现在我眼前。确认过眼神,是打不过的家伙。

    这个怪物弓腰驼背,头上戴着一顶黄色帽子,帽子上有三队眼睛;帽子下面是嘴,满嘴锯齿状的牙齿;怪物的驼背上,像是有紫色的火焰在燃烧,仔细一看,那特么是凝成实质的怨气在升腾!

    不过由于那个红色铃铛项圈的原因,怨气凝而不散;话说项圈为什么戴在驼背上而不是脖子上?项圈下,是肌肉发达的躯体,竟然不穿衣服,有伤风化;

    紫色的双臂上,也绑有一个白色铃铛。但是这个绑的方式,如果不是那白色铃铛,我都以为是这家伙挣断了一副手铐;

    然后腰部之下,是,嘶!成堆的黑色骷髅头。成百上千的骷髅头!等等,我上这艘幽灵列车之前,贝伦是不是对我说过什么?

    “……

    很快,恶灵经过的地方,只剩下一具具没有灵魂的肉体在蠕动……

    渐渐的,整列车上只剩下恶灵的气息。

    在一片沉寂的气氛中,有一个身影悄然靠近,

    他的手上挂满了旅客的灵魂,

    他的笑容诡异而邪恶,

    他就是这辆幽灵列车的新主人!

    天空依然阴沉沉的,但车上的欢笑声已成为过去的回忆。

    如今,只剩下悲伤的灵魂之歌在车厢内久久回荡……

    而新的主人正引领着这辆载满幽灵的列车驶向下一站——地狱

    ……”<!--over-->

    </div>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www.kuhu168.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