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丹道人皇篇 70章
字体设置
    <!--go-->

    上古时期,在北极冰寒之地存在一处秘境,因地脉熔浆交汇此处,久而久之便诞生出至阴至阳两种精元,二者相互融合最终幻化出一朵灵花,那便是之后祸害人间界千年的大妖——葬魂花。

    此花无根无茎,无枝无叶,花开九瓣,形如森白鬼火跃动在冰晶之上,历经万载不曾枯败,其花香甚异,闻之令人神魂颠倒,故有葬魂之说。

    葬魂花妖力滔天,最终引来天罚,在九重玄雷七七四十九天的轰击下亦不能泯灭其元神,天神怕葬魂花重临世间为非作乱,最终将其阴阳两种精元分别融入花妖一族。

    自此,花妖一族便一分为二沦为阳脉和阴脉两个派系,再加上天神从中挑拨,使得两派纷争不断难以统一,完全杜绝葬魂花复生的一切可能。

    皇城内,正阳的朝晖浸染凤栖山中的梧桐树,那一片一片金色的树叶泛起七色宝光,宛如熠熠星辰闪耀在山头之上。

    一声声清脆的凤鸣潜入长街上百姓的心神之中,他们纷纷驻足,一脸虔诚的向皇城方向做出祈愿。

    灿金的纱幔中出现一道消瘦的人影,他虽然双眸紧闭但是眉宇之间却散发出一种无上的威严。

    一道沧桑的声音响起:

    “龙帝天纵之资,即便熟睡,帝王之气也锐不可当,微臣站在旁边心中胆颤更甚。”

    又一道戏谑的女声打断道:

    “呵呵,国师要是想拍马屁大可等到龙帝醒来当面说给他听,还有一点本宫要提醒你,少说话,多办事。”

    一袭红纱卷带梧桐树叶从殿门飞射进来,一名女子披散着黑发从空中缓缓落下,那浴血的红衫就肆意的挂在她的肩上,瓷白的肌肤若隐若现,惹得四下众人脸上一阵绯红,她

    裸露出的玉足轻踏在翩翩飞舞的梧桐叶上,路过的文武百官皆跪迎道:

    “凤后千安。”

    躺在床上的龙渊突然睁开眼睛,他的嘴中喝道:

    “朕不能死!朕不要死!朕……”

    凤后随手一挥,一股无形的气流没入龙渊的身体中,她将手按压在龙渊的脉搏上,低垂的双眸忽闪过一丝的狡黠,随后抬起头看着跪拜在地上的众臣,说道:

    “百姓的信仰之力有限,为保龙帝身体安康,为护我神龙帝国万年昌盛,本宫愿亲自开坛祭身已示神明。”

    在凤后精神力的加持下,一股强力的冲击刺穿众臣的脑袋,大家身体内的血脉突然沸腾起来,嘴上不由自主的喊道:

    “凤主仁心,凤主万岁万岁万万岁!”

    国师冷哼一声,他将手中的拐杖重重的敲打在地上,一股强势的威压席卷大殿,随后他厉声说道:

    “龙帝还未死,凤后就要取而代之了吗?”

    凤后一点也不避讳,她就斜坐在龙椅上,纤纤双玉手随意把玩着一根玉如意,她漫不经心的说道:

    “国师就会上纲上线,大家叫我几声凤主怎么了?说我万岁又如何?我又不是王八精,真当我能活的这么长?哎,我都说我要开坛祭身了,你这老秃驴怎么一点也不感动呢?”

    国师嘴角上扬,他直言道:

    “怕是开坛祭身后神明显灵说凤后是天命之女,再加上凤后如今的威望,我怕你顺其自然的就取代帝位。”

    凤后大激动,她一手便将玉如意重重的摔在国师的脸上,嘴上破口大骂道:

    “死秃驴你一肚子坏水,怪不得不长头发,你个贱驴蹄子整天妖言惑众……”

    国师也不甘示弱,抄起拐杖就跟凤主玩命,他愤恨的回嘴道:

    “我呸你个痴心妄想的小雏鸡,只要有老夫一天在,你就永远飞不上这帝位。整天不好好走路非得踩着烂树叶,你可真把自己嘚瑟成凤凰了是吧……”

    幸亏有众臣拉扯着双方,要不然金銮殿的屋顶都要被这二人给强拆掉。

    凤后老实的坐回凤椅上,她双手各拿一颗玉蛋为肌肤消肿,整张脸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哪有半分威严可言。

    只见国师也是一身狼狈,身上的衣服变成破布条,胸口处的两粒紫葡萄沐浴春光,原本的拐杖也变成双截棍挂在腰间,他歪着嘴巴说道:

    “昨夜臣观天象,发现葬魂花分魂再度临世,若能取其花种供龙帝服用,那龙帝必能长命百岁。”

    长命百岁四个字国师说的那叫一个掷地有声,龙渊瞬间转醒,他咆哮道:

    “来人,去找葬魂花种子,速去……”

    凤后被龙渊这一嗓子吓的一个激灵,手中的玉蛋都掉落在地,她翻着白眼嘀咕道:

    “妈呀,都是快咽气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激动,躺着等死不好吗?”

    国师笑道:

    “凤后意下如何?”

    凤后揉着脸回答道:

    “国师你这问题可笑的很,事到如今我还有啥可说的,你开心就好了。反正这些年你往龙帝的肚子塞过什么千年乌龟蛋、百寸龙屎、天神尿等等各种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我就等着龙帝被你给玩死的那一天。”

    国师对着众臣说道:

    “传令昭告天下凤后因容颜失态,深恐脏污神明天眼,遂不得终止开坛祭天的活动,并附真实面像一张供天下人耻笑。”

    众大臣面面相觑,眼前高台大战再次升级,这下可没人敢再上前相劝。

    国师身为人臣,最看重一个忠字,他一腔热血报皇恩,最后竟然被人脏污图谋龙帝性命,这哪里可以容忍?

    凤后身为女子,最得意的便是如花容颜,如今却被人大做文章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谈,这让她如何甘心?

    脆弱的金銮殿终究招架不住两位大能的凌厉攻势,在声势磅礴的爆炸声中,皇城根儿的老百姓们迎来了元气满满的清晨。

    在一片金色的废墟中,龙渊蹭的一声探出头,他眼冒金星气若游丝的说道:

    “来……来人……人,快去找……找葬魂花,我要长……长命百岁……”

    瑰丽森林深处,白色粘稠的雾气封禁一切的视线,一道婴儿的哭声从密林深处传来。

    一老一少两个身影如同鬼魅穿梭在林中,老者虽银发披头,但身手矫健,他的身边萦绕着粉红色的樱花花瓣令四周的雾气难以近身,他对身后的女子提醒道:

    “这瘴气的腐蚀性极强,紫鹃你可要跟上我。”

    紫鹃的头上早已浮出一层密密麻麻的细汗,她喘着气回答道:

    “樱老,你先去找主人,不要管我。”

    樱老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分出一部分樱花保护紫鹃,然后自己则全力加速深入密林中。

    一株古树下,一个粉嫩的女婴熟睡在血泊中,樱老看见这一幕身体犹如触电,瞬间瘫坐在地上。

    紫鹃迟迟赶来,她看见樱老怀中的女婴,双眼瞬间肿胀起来,然后发疯似的跪在地上喊道:

    “主人,你真是傻呀,就为一个男人你竟然连命都不要了。”

    樱老和紫鹃隶属于花族阳脉,他们口中的主人便是花族阳脉的花魁——葬秋水。葬秋水因情坠入凡尘,最终为救心上人献出花种,乃至身消道陨,临死前只留下刚刚出世的女婴。

    紫鹃双手捧起地上被血浸染的黑土,她哭泣道:

    “可怜花族的人死后便会化为一抔黄土,一抹念都不曾留给他人。主人,黄泉路上你一个人会不会害怕,你最是怕黑了,没有我在你身边你一定不习惯,主人……”

    她的双手紧握成拳,豆大的血珠透过指缝一颗一颗的滴落在地上,紫鹃双目空洞,嘴上呢喃道:

    “主人,你走好,鹃儿一定会为你报仇。”

    樱老向前阻止道:

    “紫鹃,不要让仇恨蒙蔽你的双眼。”

    此时的紫鹃早已听不下任何劝阻,她自幼便跟随在葬秋水身边,两人虽是主仆关系,但也是最要好的姐妹,同时紫鹃也见证葬秋水是如何被男人一步一步逼迫到死亡的绝境中去,她心中的恨岂会不深?

    樱老说道:

    “紫鹃,你过来看看小主人的面容。”

    只见女婴的半张脸上布满伤痕,紫鹃将手放在伤痕上还能感受到一股炽热的能量,她难以置信的说道:

    “这是主人的九离天火。”

    樱老点了点头说道:

    “没错,小主人的脸正是被主人的九离天火所伤,九离天火能焚尽世间万物,人若是沾染此火皆会身中火毒永世无法治愈。”

    他的手上涌动出一股柔和的能量,在他精神力的操控下,能量缓缓地注入女婴灼伤的面部中,樱老接着说道:

    “主人摧毁小主人的容貌就是不想让她卷入花族的内斗中,我会继承主人的意志,让小主人健健康康安安稳稳的度过此生。”

    紫鹃复仇的决心已定,樱老也不再相劝,临走前紫鹃又看了一眼熟睡的女婴,她对樱老说道:

    “你无法让她永远都置身事外。”

    十五年后。

    樱老拄着拐杖在林中呼喊道:

    “小溪该吃饭喽,小溪你在哪呢?爷爷可是做了你最爱吃的樱花糕……”

    他眼瞧太阳就要落山,心中更是越发着急起来,直跺脚抱怨道:

    “这死妮子咋就这么皮呢,大雾就要封山,她又去哪里淘气了。”<!--over-->

    </div>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www.kuhu168.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