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愁肠百转
字体设置
    “许是长宁的簪确实不甚妥当,才要大家费心提点吧。”长宁的笑依旧如沐春风,只低头抽了头上那支檀木簪,与众人打趣:“莫不是当真很难看?明明安常侍还说本宫这簪雕得精妙绝伦。”

    “奴…奴……”安常侍一脸苦涩的挠了挠脑袋。

    “妹妹这簪,确实…”二公主没了下话,只是含笑摇摇头。

    “这下可好,连二姐姐也笑话妹妹了?”那人不好意思将那簪落在几上,红着面皮,依旧笑的谦逊。

    殿内的气氛本是尴尬至极,却在长宁只言片语间又欢快热闹起来,众人低着头连连发笑,全然没了之前的剑拔弩张。这一夜,除去太子掀那风浪,席间仍是融洽自在。

    遥生看着,不禁也多饮了几盏梅子酒。长宁就有这样的魅力,不管是谁都会对那少女降下心防,散尽戾气。比起上一世给人的那种压迫窒息感,长宁当真不同了。

    只是这礼……

    苏遥生将自己备下的那份礼掩在裙摆之下。月前爹爹来问,问献平君喜爱何物,那时遥生已打算送出一支簪作为私礼。于是她告诉爹爹,献平君不喜公主撵招摇,偏爱骏马,先前那匹马险些伤了主儿,便是再不得用了。于是苏令卿一拍大腿,备下一匹千里良驹,通体雪白,长宁当真喜欢。因着苏遥生谨慎,苏家未被这次意外祸及,倒也算庆幸。

    宴席一直持续到了深夜,待席散时,苏遥生微微有些醉了。看来,这份礼当真是多余了。苏遥生说不清自己是惋惜那块宝玉,还是委屈自己那份关心,望着被层层叠叠围在正中的长宁,遥生落寞起身离席。

    “公主,秋分时节,张书郎家有节令诗会…”苏令卿还在不遗余力抓紧最后时间替献平君牵红线。

    长宁的目光却在一瞬越过众人望了去,遥生,醉了。似乎心情不佳,却已难得的在宴会上熬了许久。

    当下献平君拨开诧异众人,朝苏遥生行了过去。

    “遥生,你醉了。”长宁站在苏遥生的身后,想要去扶,伸去的手一顿,又垂了下来。

    “是,还望献平君海涵,臣女这便要告退了。”众人目光之中,苏遥生施施然一礼,美目盼兮,目光柔软得恰到好处,就连唇也越发红润,像是株待采茱萸。那醉意令遥生的脸少了几分端庄,多了一丝韵味。

    “我送你。”长宁依旧话少,却句句都是关切。

    苏令卿在一旁望着,心里简直乐开了花,今天的苏家占尽风光,献平君给了许多面子,更何况还有这不是姐妹胜似姐妹的情意一场。

    说也是个不听的,苏遥生懒得理身后那人。一抬眼皓月当空,星辰浩瀚,却比谁都在意身后那温柔的关切。

    如今的献平君,尤如这众星高捧的明月,人总是在变。今夜久观,苏遥生觉得那人也终是变了。游刃有余,知书沉稳,原先怯生生的模样荡然无存,那个明明做下不轨之事,却是比自己还怕的长宁不在了。

    身后的长宁依旧目光如水,她招招手,安常侍马上安排了公主撵,苏遥生看也未看一眼;长宁敛着眉头,忙又招招手,苏家的轿也冲了上来,遥生仍是孤立独行。

    “遥生?”长宁不安道,今晚遥生不开心了,还醉了些,是她手忙脚乱也应对不迭的消沉。

    遥生只是走着,长袖之下,她只心疼自己枉费的一番心意。至于长宁,遥生却不知为何总喜欢她受气狼狈。曾经的过往,那个人孤傲不可一世,狠狠踩了自己的自尊心,将自己欺得万念俱灭。可这一生,眼看着长宁一步步腾达,一步步再次走到那众人高捧的境遇时,遥生怕了。

    长宁未有痴迷权势,可她依旧得了权势,她明明表现得什么都不在意,结果却未有改变,就连自己的心意也…

    “莫要跟着我。”苏遥生烦,她的心里有一处禁忌,连想想都疼的要命,干脆吼了长宁。遥生,在求救。

    “夜深,遥生一人不安全。”那人的目光又深了几分,珀色渐黑,遥生不开心,长宁无能为力,甚至连因何而起都不甚明白。

    “跟着你就安全么?”遥生顿了步伐,转回头蹙眉望向长宁,目光中的烦闷排山倒海而来,一时间将长宁冲得迷失了方向。

    说些什么都是狡辩,长宁像只被训斥的小狗,委屈涩了眸子。长宁觉得,两年前的伤害,对于遥生来说仍然致命,她不狡辩。

    于是遥生斥她,她不敢动;遥生欲走,她只得垂头丧气跟了,越发像只可怜兮兮的小奶狗了。夜里多少是不大安全的,她不敢令遥生再有半点差池,却忽略了自己也是个要人来保护的少女。

    遥生心中的烦闷已解,令她少了些困楚慌乱。可心头,却像支两头起翘的竹条,压下这头,那头又翘了起来;压下那头,这头又翻上来了。烦闷逐渐平息,愧疚又扰得遥生难安,干脆停了步子,却听得身后的人慌乱不止,甚至还退开了几步。

    转身望去,那个长宁满目忐忑,本想对着自己笑笑,可那眼中的伤,慌乱一闪,忙低了头,又成了那个木讷呆滞的长宁。

    眼前的人,怎么也无法与记忆之中的长宁重合,一样的脸,却是近乎于相反的性格举止,苏遥生不明白,自己到底错过什么,才会令她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就这样一直走到了苏府前,遥生的心乱糟糟不止,干脆也不搭理长宁,只提了裙摆步阶,身后才传来那人慌作一团的柔唤:

    “遥…遥生……”

    苏遥生顿了步子,转回头去望,立在阶上,视线竟才将将与长宁持平,边陲两年,她比上一世高了太多太多。

    “长宁乔迁,遥生该送长宁一份礼。”她的目光局促在苏遥生隐在袖下的那支锦盒之上,遥生一直不肯送,她却想要,只能厚着脸皮来讨。

    “家父已奉上宝马,如何不够?”苏遥生言辞正冷,心却止不住纷乱。

    “苏卿家的礼我也喜欢。”长宁欲言又止,可那目光,分明就是只讨要骨头的小狗。

    苏遥生被那目光软得不行,干脆将锦盒推去那人怀里。“这皇城里最好的簪都进了你长宁府的大门,如何还稀罕我这支?”

    长宁的目光落在那锦盒上,眸子里有星辰一瞬间亮了起来,宝贝的不行,小心翼翼打开锦盒,捧着那支簪,幸福怎么也掩不住。

    “这世上的簪千千万万,唯有遥生这支才是长宁所求…”

    遥生的心被狠狠撞了一下,可目光里,那人软软可欺的模样怎么也挥之不去。她捧着那簪,开心得不可理喻,对上明月,观了许久。这样的长宁幼稚极了…

    长宁抱着那簪宝贝得不行,却不曾试戴。观了又观,抚了又抚,最终还是放回了锦盒。

    “不戴戴看?”遥生想看,想看看那簪是否配她正好。

    长宁却摇了摇头,就连锦盒也不知该要如何安放,左右无处,便傻愣愣抱在怀里供着。“碎过一支簪了,这簪珍贵,当要小心些。”

    “不带着,要它何用?”遥生不悦,她不明白,一支簪罢了,如何那人却像个傻子一样护佑不迭。干脆伸手又夺了去,打开锦盒,说与长宁:“坐下。”

    夜幕里苏令卿家的马车也到了,安常侍望着月下那对人影,远远的拦下马车,安顿过苏令卿走府邸后门,这一处,谁都不准相扰。

    长宁的头发丝滑,带着她暖暖的体温,仰着头正享受。遥生的指尖拢在发上,望着长宁乖巧的模样,心里止不住得软。

    如冰的玉簪插在发上,衬得长宁温润,那玉的澄透天下无一,却比不上长宁那双满澄澈的桃花眼,笑着却还是带着一点卑怯。世人皆不曾见过的,却是只有在遥生面前才会有的忐忑。

    “好看么?”长宁目光里染着桃花春意,唯独只对苏遥生盛开。

    “好看。”苏遥生抬了拇指去揉长宁眼中的璀璨,她便闭了半边的眸子由着遥生触及。

    只是,那眼中隐约的怯懦怎么也揉不散,睁开时仍是映着遥生的身影浸在那无边温柔之中。

    “遥生…”长宁的声音里犯了慵懒,低沉而柔软,却像是不知满足的索求另一件珍宝。

    那目光灼热,令遥生恍然梦醒,想退,才发现不知何时,长宁坐在阶上,将自己松松的圈在方寸之间。腰间一双手正烫的吓人,遥生猛然挣脱,像是水面激起的涟漪,在长宁的眼中一圈圈荡开,痛,无法掩藏。

    遥生落荒而逃,苏府的大门如惊雷合响,幸福瞬息破碎成了绝望。

    那一声合门惊响,不止吓到了长宁,也吓到了安常侍。好好的两个人,怎么突然之间又翻了脸。

    安常侍硬着头皮侍奉去主子身侧,却又是一夜好坐。

    “如果…遥生不肯原谅我该怎么办?”长宁的声音似是疲倦。

    安常侍只是一拜,却什么也答不出来。

    “安常侍你不是最擅察言观色?”

    “主儿…”安常侍正为难。

    长宁没再刁难,落魄携了那锦盒起身,又是依依不舍站了许久。“遥生,对不起…”

    没落回身,长宁倦怠拢起额前的刘海,余光中横扫一眼,在苏府院围的黑暗中,有个人影一闪而过,长宁忙收起了面上的脆弱。没关系,路要一步步,她的遥生,谁人也休想抢走。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www.kuhu168.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