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破庙小乞丐
字体设置
    伴得赤霞酒一杯,长路漫漫无人回。

    朽梁蛛丝饰神殿,烂石拂尘显仙威。

    总叹世人多疾苦,半世荣华半世悲。

    不如借酒今朝醉,大梦一觉无是非。

    虞霞山一座无名破庙内,徐贤盯着墙壁上这一行烂诗叹了口气。

    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天了。整整一天的时间里,他没有挪过地方,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做不到。

    因为他断了一条腿。

    这个身体不是他的。原主人是一个小乞丐,可能是因为饥寒交迫,提前去阎王爷那报到了,结果老天不长眼,徐贤这个穿越人士成了接盘侠。

    从记忆里知晓,腿是不小心掉下山崖摔断的,被另外几个乞丐一起抬到这破庙里,让他自生自灭。

    这一天一夜,已经是消磨了徐贤的志气。穿越人士都是有一些傲气的,可现在不说扬名立万,就是想吃一口饱饭都难,如果继续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得步小乞丐的后尘。

    墙上这一首诗很洒脱,可徐贤洒脱不起来。

    倒是这破庙虽然破败四处漏风,但屋顶还算结实,不至于让外面的风雨吹进来。

    “这种天气,应该不会有人路过吧?”徐贤又叹了口气,他之前一直希望有人能路过,谁都行,这样自己或许能活下去,哪怕是讨一口干粮也行。

    不过这么大的风雨,有人能路过,基本上是非分之想。

    徐贤动了动脖子,将目光从破庙入口那边移了回来,有些无神的盯着头顶的腐朽木梁,脑子里想的前世的生活,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眼睛一闭,迷迷糊糊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隐约之间,徐贤听到喊杀的声音,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外面风雨似乎小了一些,从破烂的窗户能看到浓浓的夜色,侧耳一听,的确是有喊杀声,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响动,像是金铁相交。

    “有人在厮杀!”

    徐贤有了一个初步判断。

    还有人惨叫,那声音凄厉,仿佛临死时发出的嘶喊。

    惨叫声让徐贤彻底清醒过来,他眼睛盯着破庙外,神色带着三分期许七分紧张。

    喊杀声很近,应该就在破庙外面,约莫过了片刻,最后一声惨叫声之后,外面陷入了一片寂静。

    这种极致的嘈杂到极致的安静,代表着这一场厮杀有了结果。

    徐贤喉咙动了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人,不,实际上是二个人闯进了破庙。

    其中一个是少年,被另外一个高大的汉子背着进来,两人浑身都是雨水,当中,还夹杂着血水,一起滴落在地上。

    虽然有些狼狈,但看得出来,这两人生活富裕,衣着华贵,玉簪束发,除了与人厮杀有伤口之外,浑身干干净净。

    干净,在这个世界里就代表着富贵。

    别说乞丐,就是一般家里的人,在这种天气里谁能天天洗澡?

    这便是一瞬间徐贤做出的判断。

    便在这个时候,背着少年进来的那个壮汉也察觉到了徐贤,脚步一顿,立刻凝目看过来,这一瞬间,徐贤就仿佛是被一头猛虎盯上一样。

    不夸张的说,徐贤完全相信这个时候只要自己乱动一下,就可能被对方击杀。

    这人手里,还抓着一把刀,刀刃上寒光刺目,渗出一股子杀气。

    “项和,怎么了?”

    壮汉背上那少年虚弱的发问,那壮汉低声应道:“只不过是一个小乞丐而已。”

    “乞丐?”那被称为公子的少年连看都没看,接下来却说出一句让徐贤险些骂娘的话来。

    “杀了。”

    公子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仿佛让人去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鸡。

    壮汉放下这个公子,提刀就冲着徐贤走过来,徐贤这时候吓的浑身发抖,这种害怕根本不是装的。

    也装不出来。

    虽说他穿越的对象是一个摔断腿的小乞丐,但正所谓好死不如赖活着,被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咔嚓了,徐贤当然无法接受。

    不过似乎,眼下没人在乎他的意见。

    那边公子接下来一阵剧烈的咳嗽救了徐贤一命,对方咳的很厉害,直接喷出一口血来,染红了地面。

    “公子!”壮汉也顾不上徐贤,急忙跑回去看。

    此刻这衣着华贵的公子已经是气若游丝,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他吐出来的东西,似乎还夹杂着其他东西。

    华贵公子显然受伤极重,咳血不止,但身上却不见伤口。

    莫非是中了摧心掌之类的内功拳掌?

    徐贤知道,这个世界上可是真有武功的,小乞丐的记忆里倒也有不少有用的东西。

    壮汉这个时候拿出一个瓷瓶,拔开塞子,顿时一股药味涌出,看得出来,是想要给那咳血的公子服下。

    可后者受伤极重,又一口大口血喷出来,身子也是软了下去,接下来是一动不动。

    死了?

    徐贤也没想到会这么突然。

    那个叫做项和的壮汉也是心神巨震,嘴里叫着公子,然后努力往对方嘴里灌药,可死人是吃不了药的。

    知道回天乏术,壮汉气的一掌拍出,将前面一块石头打个粉碎。

    徐贤看的是目瞪口呆,这如果拍到人身上,神仙也救不了,掌力如此恐怖,这个人妥妥的武林高手。

    “是沈若华,死士一定是她派来的,想不到她为了二公子居然敢冒这种风险……公子啊,你马上就要到五行门学仙法,怎能死在此处?不,你不能死……”

    项和此刻想到了什么,疯了一般,运转内功,以掌贴在那公子背后,想要以内力救人。

    只是无论他如何努力,结果都无法改变。

    折腾了半天,尸体渐凉。项和失魂落魄,坐在公子尸体旁沉默片刻,接着大哭不止。

    徐贤却是心惊肉跳。

    他能感觉到危险,极度危险。待会儿对方无论是癫狂发泄又或者是恢复平静,怕都不会放过自己。

    不夸张的说,自己现在是命悬一线。

    人就是这样,生死关头会爆发出巨大的潜能。徐贤现在就是绞尽脑汁,思索求生之道。实际上从那公子和项和进入破庙开始,徐贤就一直在仔细观察。

    观察他们的一言一行,观察他们身上的穿着衣饰,再根据之前外面那一场袭杀,加以推理联想。

    短短时间里,徐贤脑子里已经是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不过徐贤没有敢轻举妄动,猜测毕竟是猜测,如果对方直接离开,他当然不会节外生枝。

    此刻,徐贤依旧在观察项和这个人,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忘了说一句,徐贤在现代世界里是警校毕业生,侦查专业他是全校第一,在心理学上也花了不少时间学习。

    过了一会儿,项和不哭了。

    他再次沉默。

    这更吓人。

    沉默,说明对方在思考。

    片刻之后,项和扭头,看向徐贤。

    徐贤此刻却是毫不畏惧与之对视,从对方眼里,徐贤可以肯定一件事。

    这人动了杀心。

    且不说是为了发泄,还是为了灭口,徐贤知道,如果自己还不说话,接下来必死无疑。

    看到项和杀气腾腾拎刀而起,徐贤终于开口。

    “你想不想活!”

    五个字。

    分量十足。

    果然如同徐贤所料,对面项和脚步一顿,皱着眉头,带着一种疑惑。一来是因为这个和鹌鹑一样胆小的小乞丐,此刻居然能沉稳说话,面无惧色;二来是对方说出的话,恰好是项和目前最关心的事情。

    这表情动作微小,但徐贤都捕捉到了。

    他心中带着一丝兴奋,知道接下来能不能活命,就看自己的表现了。

    “少主人惨死,无论是何原因,你这个侍卫都难辞其咎,逃是一条死路,回去,也是死路一条。”

    徐贤最大化的精简词语,他要的是字字千钧。

    此刻的项和死死盯着徐贤,上下打量,然后继续向前走。

    有难度。

    徐贤冷汗下来了,但他依旧不放弃。

    “外面的人死光了,除了你我,没人知道公子死了!”

    这句话再次让项和停下脚步。

    “你是谁?”

    项和终于开口发问。

    徐贤松了口气,他最怕的是对方一声不吭,只要对方说话,就有办法。

    “你看到了,我就是一个小乞丐……”

    “放屁!”

    项和突然暴起,徐贤根本没看清,对方身形已经是化作一道残影,感觉瞬间就到了近前,手中的钢刀已经是抵在徐贤脖子上。

    刀刃甚至划开一丝皮肉。

    命悬一线。

    “乞丐,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说,你是不是沈若华那个贱女人派来的?”项和双目充血,似是一头发狂的猛虎。

    徐贤反倒是一点不怕了。

    因为对方有心杀自己,刀刃再往前一寸,自己必定一命呜呼。

    “我不知道谁是沈若华!”徐贤感觉脖子很疼,可他现在动不了,只能继续道:“我就问你,你想不想活?”

    项和盯着徐贤,徐贤也回敬对方。

    仿佛针尖对麦芒。

    短短几个呼吸之间,似乎过了有一年那么长。终于,项和杀气减弱,下一刻,长刀还鞘。

    “你说,怎么个活法?”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168.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