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4章杀人凶手
字体设置
    微风吹过,扶疏的枝叶随风摇曳。

    陈牧与云芷月沿着沙石铺就的道路而行,喧哗宽阔的街道,吆喝声此起彼伏。

    街头人群来来往往,热闹非凡。

    “那里就是当时琴书院举办诗词大会的地方。”

    陈牧指着不远处的三层酒楼,目光挪移到面前的湖上,“鞠春楼的姑娘们乘坐的画舫在这里。”

    “你真觉得柳香君案子有问题?”

    来的路上,陈牧将自己的推测告诉了她,云芷月觉得不可思议。

    本来是查鞠春楼一案的,结果又牵扯了柳香君一案。

    这家伙也太能搞了。

    要是再这么查下去,估计又能翻出几件旧案子来。

    陈牧淡淡道:“就目前来看,柳香君乃是鞠春楼惨案的关键人物,如果能查明她的案子,鞠春楼惨案直接可破,而且能顺利找到蛇妖。”

    “这么神?”

    云芷月美目熠熠。

    陈牧遗憾道:“可惜柳香君死的时候我并不在现场,如今已经过去了七个月,想要验尸也很困难了。”

    如果有现代高科技设备还行。

    这个时代没有那么多精良的高科技,单靠老旧的手段实在太难。

    陈牧绕着湖畔慢慢转悠,分析着当时案发时的情形。

    在湖畔周围都是人群密集的情况下,画舫四周是完全处于众人的视线之内。

    柳香君如果掉下去,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被人发现。

    毕竟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

    可是在案卷记录中所示,同伴是过了一两分钟才发现柳香君掉入了水里。

    岸上的其他人根本没有察觉。

    为什么会这样?

    难不成大家都是瞎子吗?还是柳香君短暂隐身了?

    唯有两个解释!

    第一种解释,或许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才没有发觉醉酒的柳香君掉入湖中。

    这就跟穆香儿那件案子很像。

    有人故意制造混乱。

    第二种解释,当时柳香君所乘坐的画舫正好处于众人视线盲区,导致她落水后并未被人发觉。

    考虑到当时的情景,第一种解释有些勉强。

    即便那时真的发生了什么使得众人的注意力被吸引,也不可能所有人都忽视这位花魁。

    至少在陈牧看来,第二种解释最为合理。

    那就是画舫正巧处于众人视线的盲区,在这个时间段里柳香君‘不慎’掉入湖中。

    因为是醉酒状态,落水后很难如正常人反应一样进行呼救。

    没有听到求救声,再加上喧闹的环境,导致过了一两分钟才有人发现花魁落水了。

    可是还有一个问题。

    正常来讲,溺水死亡分为干溺和湿溺。

    干溺是人在落水后受到刺激与惊吓,导致声门关闭,在数秒之内便引发窒息死亡。

    而湿溺便是正常的被淹死。

    如果是湿溺,正常人落水后被呛两三分钟就会进入死亡状态。

    也有更长时间的。

    以当时的情形,柳香君就算救援不及时也不会浪费太多时间,然而她被救上岸后就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这不免让陈牧有些费解。

    当然,这只是一种假设质疑。

    毕竟没有尸体让他能够细致检查,只能单纯依靠案宗和笔录进行猜测,出入性很大。

    “盲区……这地方有什么盲区能遮蔽所有人的视线?”

    陈牧目光如扫描机似的在周围进行扫视。

    忽然,他的视线定格在一座石拱桥上。

    这座年岁老旧的大型石拱桥,横跨在清澈如镜面的湖泊上,如一道飞虹连接着湖畔两岸。

    “这桥?”

    陈牧心下一动,走了过去。

    走到湖畔桥头后,他发现船舶从桥下穿过后需要折一个近乎六十度左右的弯道。

    “一……二……”

    陈牧以步为尺,测量了一下桥的宽度,大概六米左右。

    他沿着桥头旁边的小坡跳到桥底一侧,仔细观察着地形,半响后他猛地拍了下手掌,兴奋道:“就是这里!”

    “这里怎么了?”云芷月一头雾水。

    陈牧淡淡道:“当时诗词盛会快要结束,柳香君乘坐的画舫沿着湖道朝鞠春楼方向而去,势必要通过这座石拱桥,而石拱桥的宽度完全遮住一艘画舫。

    再加上通过桥后要折一个弯道,在这种情况下,湖畔岸边的人们是完全处于视线盲区!

    一旦柳香君落入湖中,岸上的人是根本看不见的。”

    云芷月杏眸发亮:“如果按你这般推测,那当时画舫上的同伴有很大问题啊,是谋杀?”

    “目前不好判定,就等阿伟那小子将笔录拿来,我才能进行确定。”

    陈牧说道。

    ……

    张阿伟的效率还是很高的,临近到正午时分便将记录带来了。

    在等待的途中,陈牧和云芷月四处走访了谭柳街的一些商铺居民,询问了柳香君死亡时那天的情形。

    通过大量的口述,陈牧脑海中隐隐有了一个完整推测。

    “班头,按照你的吩咐我是刻意避开了薛姑娘,去找其他姑娘做的口供笔录。”

    张阿伟将一叠口供递给陈牧。

    “为什么要避开薛采青?”云芷月不解。

    陈牧淡淡道:“她有很大嫌疑,而且我还怀疑这个女人与鞠春楼惨案有着紧密联系,她绝对有隐瞒什么。”

    “你觉得……她会不会是凶手?”

    云芷月提出大胆的猜测。

    陈牧摇头:“不知道,先把柳香君这案子破了再说。”

    找了处环境氛围安静的茶坊,陈牧开始细致的查看分析手中的最新笔录。

    时隔七个月,部分的人的记忆都模糊了。

    但涉及到的人是曾经大名鼎鼎的花魁柳香君,所以还是能从中梳理出一些有用的线索。

    柳香君的性格很外向,给人一种活泼直爽的感观。

    她的舞跳得特别好。

    无论是宫廷舞、民俗、盘鼓舞或是胡旋舞都颇有造诣,这也是她为何能具有高人气的原因。

    但是在人际关系上容易得罪人。

    包括鞠春楼的姐妹。

    但是也有一些姐妹常年受到她的照顾,很喜欢她,只是少部分而已。

    终究嫉妒的人多一些。

    笔录中有很多人证实,在诗词大会那晚柳香君确实喝了不少酒,最后也是到了烂醉如泥的地步。

    但奇怪的是,也有人在口供中提及到,柳香君平日里很少喝酒。

    不知道那天为何突然狂饮。

    陈牧继续翻看笔录。

    他将一些矛盾不合常理的信息给剔除出去,仔细挑拣符合逻辑与诡异的信息点。

    一直到了下午,他才将所有笔录整理完毕。

    “有发现吗?”

    无聊等待了半天的云芷月看到陈牧伸展懒腰,精神一振,连忙急切问道。

    “基本上确定了。”

    陈牧将一张纸上的名字递给她,“当天与柳香君共乘过一船的同伴便是她们。”

    “袁杏儿、何小梅、董玥玥……”

    刚开始云芷月神情正常,但紧接着她的柳叶细眉紧蹙了起来,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

    直到最后一个名字看完后,她脸上的表情无比精彩。

    “一共十一位同伴!”

    云芷月盯着陈牧,震惊道,“而这些人便是鞠春楼惨案中死去的那十一个女子!”

    陈牧笑着点了点头:“基本上可以定性为团体作案!”

    “你的意思是……”

    “柳香君并不是意外落水,而是被这十一位女子所害!”

    陈牧语气笃定道,“这十一位女子死亡时的姿态与柳香君一模一样,可以判定为有人为柳香君复仇!”

    “会是谁?”云芷月呼吸急促。

    她现在已经预感到,鞠春楼一案的真相马上要浮出水面,肯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精彩故事。

    “暂时还不知道,但有一个很有趣的发现。”

    陈牧甩了甩手中的笔录,笑道,“柳香君生前有一位好闺蜜,而这位闺蜜便是薛采青!”

    “是她!?”云芷月愕然。

    “没错,另外更有意思的是,诗词大会那天薛采青并没有参加,据有人回忆,当天她与柳香君大吵了一架,甚至还差点拿刀刺伤柳香君!”
为您推荐

@酷虎小说网 . https://www.kuhu168.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酷虎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